{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窗帘 » 正文

我和女同事曲折的四天三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1:10:12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我30,是一单位的工程师,已婚。儿子3岁上了普通幼儿园,但有轻度的自闭症,老婆为此辞掉了工作把他送到市里的机构去治疗培训一年,情况有所好转,会说话会表达了,但能力还是比正常的孩子差些,而且有些坏习惯,如说话不看人、呼唤他名字没反应、尿尿拉拉不告诉大人、不与其他小朋友玩等等,教1000遍10000遍仍改不掉,教起来非常吃力。总之这一年我两口子包括我父母可谓是心力交瘁,夫妻生活也受到严重影响。虽然老婆还算比较乐观,不过因为儿子需要培训,长期分隔两个城市,每星期或每两星期才能三口聚一下,这一年过得并不顺心,我一直处于失落之中。也曾有自杀的冲动。

  今年儿子有进步,可以回家上普通幼儿园了,老师的评价还不错,过去一年的煎熬感有所缓和。

  我和老婆的感情也就那样,别人眼里看是很好的,不过别人不知道的是,我们相识10年,是结婚之后才开始性生活,结婚之后我才发现老婆对于性生活是那样的冷淡,只能接受一种常规姿势,每次都是死鱼一条,任务式完成就算,几乎每次完事之后我的失落感和满足感都是对半开,我再有热情,在冰冷面前也是越来越吃不消的。

  以情补性也困难,因为老婆严重缺乏浪漫细胞,拍拖时送花抱怨我乱花钱,说没时间去养花;去好点的餐厅说没必要,不如多省几十元;求婚那时送她戒指,她表情没什么变化,马上切入正题说下半年快办酒席的事宜……

  我不是一次抱怨老婆太冷淡,太不懂浪漫。她自己也承认,有什么办法。我也多次半开玩笑说自己想到外面泡妞去,她非常大方地允许,并说一你没钱,二你又不是长得很帅,又不会打扮自己,又不会哄人……这些话打击得我不行,但确实我结婚5年以来还真是很守规矩,我有多守规矩?不要说真的到外面泡妞找女孩,过马路也要看绿灯,连骑摩托车变线也要打转向灯,开车上高速从不超119……

  就在一个星期前,发生了一件事,至今心情不能平静。

  单位下发了一个任务:让我和女同事琴琴(化名)到市里去培训3天,需住宿3天。

  琴琴与我同龄,在办公室里她就坐在我旁边,30未婚,八卦消息称还没有男朋友,可以说是一个剩女了。办公室里88、87、甚至90、92年的MM们都结婚生子或准备结婚了,可见她压力还真不小。琴琴长得也挺不错,瓜子脸很符合中国人审美观,而且身材不说火辣,但很纤瘦腿长,有时也爱穿黑丝上班,男女同事的回头率都赚足了……你说这么OK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还没有男朋友?总之科室里小道消息称:是她眼角太高了。但我一直都不觉得,她人很随和的,从不发脾气,不算健谈但与大家相处总是有说有笑。

  当初接到单位的培训任务我心情也不平静,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不过,有一种非开玩笑的想法一直占据心头——要是能跟琴琴同一房间那该多好!

  打住,看官们千万不要认为男女同一房间必然发生那些事——我和现在的老婆拍拖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几次到外面玩也住同一房间,但只是晚上抱着睡在一起,实在忍不住就自己“放水”,之后什么事都没发生,直到分手,我和我那前女友还都是处,你说世界上有没有不吃鱼的猫?真有的,不信就拉倒,反正我写这文章根本没半点含糊!!

  到市里培训的第一个晚上,开房之前,我半开玩笑地对琴琴说“我们住同一房间好不好”?她不说话,我立马转移话题“看到网上有说的,有些公司为了节省成本,让男女开同一房间”,她就笑了笑跟进这个话题了。不过开房的时候,还是如无意外,开了两间房,都独立,不与其他单位的人混住。

  由于培训的主办方在培训费里面只提供住宿及午餐,晚餐和早餐都需要自己解决的。第一天晚上,我和琴琴只能一起到酒店之外的地方找地方吃饭了。之前我找了找地图,看酒店附近应该有地方吃海鲜的,但一起走的时候,走走走,却找不到那个地方,就这样和她一起走走走找不着北,勉强找了一个环境不太优雅的餐馆坐下来吃饭了。

  我说不好意思,找不到那个地方,她说没关系,我又说听说你要求很高的,我是怕环境不好影响你,她也没什么意见。之后我提到,明天晚上我一定找个环境好点的西餐馆去吃一顿好的,她说好啊,反正她也喜欢吃西餐。虽然第一个晚上,餐馆环境不太好,但味道还不错,吃完就离开,时间还很早,一起走回酒店。这时天下起了小雨,她打起了伞,我举伞,我们在同一雨伞下……我的心情此时非常非常的不平静,已经很久很久很久了,十几年了,我没跟女孩子一起打伞……一路上我为了掩饰内心不平静,尽可能找话题跟琴琴说话,说着说着就回到了酒店。我还是有注意的,她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这时我就想了,要是我身上有探测器该多好,能观察她心跳是否加快,很想知道她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感到一丝紧张?

  回到房间楼层,我很想跟琴琴说“我到你房间坐一坐好不好,聊聊天也好”,但我一直没说出口,这种紧张感是多么的熟悉!100%是十几年前拍拖的那种紧张感!我一直都想知道答案:她会不会同意我到她房间“坐一坐”?但送她到房门时,我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说了明天多少点我来叫你一起吃早餐之类的话……她关上门了,但关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我看了看她,问了一下“哈,是不是让我进去?”她笑说不是,是房间的门有点问题,说完就真的关上了……

  第一天晚上,我过得并不好,只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玩电脑,看电视,尽量分散一下自己对她的注意力,我是很想很想跟她一房间的,真的很想。绝对没有说想跟她发生什么关系那种,但我第一晚失眠了,想放开但放不开的感觉,直到3、4点才睡得着。

  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餐,问她睡得好不好,她说睡得不好,我的疑问又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在暗示些什么?

  第二天晚上,又该一起吃晚饭的时候了……我说我找了一个可以吃西餐的地方了,需要坐XX路车到XX站下。和琴琴一起乘车来到这里了,WK,这里的街道、建筑及风境真是完完全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咋一个“美”字来形容?这让我这个长期在呆在县里的“乡下人”陶醉啊——西式楼群,保留大量西方列强租界时期的建筑,而且绿树成荫,宁静怡人。琴琴也很高兴,我们一起掏出手机这里拍拍,那里拍拍。我可以很负责地说,这是我这几年当中最开心的时刻!我们接着走,走到我预先看中的那西餐厅,从外面一看,环境就不得了。不过一看价格,琴琴吓傻了,我才想起晚餐是经费的一部分,我说没关系啊,多出的那部分我自己补,她不同意,说也太不值了,我说“浪漫一点没关系啦”,她笑了笑还是不同意,于是我们接着走找另一家西餐厅去了,反正这个区域西餐厅有很多。期间,还出现了一个重要的插曲——我叫她的时候把琴琴的名字说成另一个,那个可是我老婆的名字啊!她不认识我老婆,很不解,后来我说不好意思,竟然说错你名字了。

  我们继续在这风景异常优美的地方瞎溜,看见有餐厅的踪迹,我又重复一下十几年前那套熟悉的动作“你在这里先等一下,我跑过去看看那餐厅”,看完了跑回去向女孩“汇报”该餐厅的情况。边溜边重复几次这个动作,终于找到一家价格及环境都能接受的西餐厅,一起进去了……

  但这“环境一般”的西餐厅,对于我这“乡下人”来说,这种环境简直到了杀人的境界——昏暗的灯光、绒毛餐桌上那个红色的蜡烛台、轻松柔和的欧美音乐、西装蝴蝶肽的服务员……而且,一起用餐的还有一位美女,你说这种情景,人生能遇到几次?

  用餐过程中,我们也说了很多话,曾经我提到过的“我好多好多年没拍拖了”,琴琴看上去一直心情似乎也不错,应该也很enjoy这顿西餐吧。用完餐后,我小声对她说“给我一点面子吧”,她明白了点点头(晚餐经费是她拿着),我就掏自己的钱包结账,心想:我跟琴琴的默契应该还不错吧。

  走出餐厅,天色已全黑,我们继续在那环境优美的区域逛了一下,是不是天又要给我一个考验——又下起雨了!像昨晚一下,我们又在同一雨伞下面了……她在我右边,我用右手打伞。一刹那!!我的右臂碰到了她左肩——这短短的零点几秒钟,仿佛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那简直就是几万伏触电般的感觉。我马上有一种冲动,我应该用左手打伞,右手搭在她右肩膀上,要毫不犹豫,现在就这以做吧!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不到?周杰伦那首《三年二班》在我脑海里唱起来“为什么,这么简单你做不到!!”

  坐上公车,很快回到酒店了。我只想,这段路能不能再走长一点,雨能不能再下大一点,时间能不能再走慢一点?回到房间门口,像昨晚一样,她还是最终关上了门。我怀着比昨晚更加失落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跟昨晚不同的是,我这晚是整整一个晚上都失眠了,一分钟都未曾入睡。这种是非一般的煎熬。

  我为什么失眠?我反反复复哼着周华健那首《孤枕难眠》“想着你的黑夜,我想着你的容颜,反反复复孤枕难眠,告诉我你想我千百遍,告诉我你也盼我出现”……但我失眠想到的事情却远远不止是“想她”这么简单。我仿佛把自己的身份一分为二了,一个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有妇之夫,二个是十几年前那个苦苦追求女孩子而挖空心思快乐并痛的小男生——

  当我想到第一点时,我绝对不能碰琴琴——因为一个我老婆虽然性情冷淡一点,但从来也没做什么事对不起我,对不起这个家,而且还加上一点:琴琴的背景是不好惹的,她父母亲戚什么的都是公职人员,在县城里可谓有一定的家族势力,要是我敢碰她,又不能给她名份,我这辈子不用混了,但要是我没结婚,虽然不太门当户对,毕竟她父母也焦急的,和她同共语言也多,应该不成问题。又有一点更重要,毕竟琴琴是坐在我旁边的同事,搞不好一辈子都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跟她有什么事发生,将来的日子能过得好么?以前科室里就出现了些感情的事,女的恨男的一辈子,男的调走了。不不不,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在我身上!

  但当我想到第二点时,我又开始失落起来了,因为今天和昨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跟我十几年前追女孩子、拍拖时的情景一模一样,晚上大家分手的时候是最难受的,那种依依不舍、难舍难离……我很清楚我对琴琴的需要——我很想对琴琴……不必要吻别什么的,就简单的拥抱两三秒钟,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当然,可以更进一步的话,大家抱着睡一张床上,聊天聊到睡着,也不至于现在这么难受。事实摆在眼前——因为环境和我自己心态的作用,我真的“动容”了,虽然不说自己喜欢上琴琴,更说不上爱她……在这个虽然自己一个人很自由的房间里,我却是像一个困在铁笼子里的动物,还是难受的感觉占了主要,因而,整个晚上,我都没睡上,三点、四点、四点半、五点,反反复复合眼、打开眼,玩玩手机……但又不能打电话给她。我又发现我老婆对我的评价也是对的,老婆之所以允许我在外面泡妞,不是钱和帅的问题,最主要还是我根本不是那种“懂泡妞”的人,放也放不生的料。

  第三天早上,我到琴琴房间叫她了,原来她还没有醒,问我今天怎么这么早,于是我就先回自己房间。大家一起去早餐时,我把自己失眠的事告诉了她。并告诉她,“你真是刀枪不入啊”,“你真是没心没肺”,她不明白,我就说昨天我真的把自己当成是拍拖了,并曾经把她名字说成自己老婆的名字,她没什么说的,只是笑了笑说了一句“你真是太投入了”。我和琴琴都是从事检测的,我用我们的专业名词去解释——琴琴你的检出限很高,而我呢,检出限比你低了几个数量级,而且灵敏度也很高,我想了很多很多事情,所以失眠了。她也是聪明的,应该明白我所说的是什么,似乎也同意我的这个观点。这一天,我们之间的对话明显已经减少了很多,到了晚餐时间,她提出了她已经在市里约了人,今晚各自自由活动吧。我毕竟连续两晚失眠,这天晚上匆匆咬了点饭十点没到就呼呼睡着了。我又联想到另一个问题,琴琴之所以现在成了剩女,不是她要求太高,而是因为对感情不像我这样天生“易动容”呢?当然,我不会当着她的面说她是“剩女”的。

  第四天,培训完毕,我们该回县里去了。退好房间,琴琴说她先不想回县里,想留在市里逛一两天。我坐上了回县里的汽车,一直在想,对于这三天与琴琴相处的时间,庆幸感与失落感还是参半参半,一段回忆起来很别扭的时间,眨眨眼就过去了,太可惜。我最不希望的是琴琴厌恶我,毕竟我们将来长期还是同事,谁知道呢?但有一点,我必须要回到家里,又要面对我那个冷淡的老婆和教起来非常吃力的轻度自闭症儿子,回到这些辛苦对于我来说是家常便饭的生活当中。是不是因为我在家里失落和伤心惯了,突然而来的出差自由感,足以让我激动得一踏糊涂,我没有答案。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