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健康 » 正文

原谅我错过你最美的模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1:06:45  

  再见到叶芷倩的时候,她正趴在方如川背上巧笑嫣然,她的幸福,连站在对街的我都被感染了。

  我的眼眶便红了,我亲爱的芷倩,谢谢你在经历那么多痛之后依然对爱那么信仰,谢谢你过得比我幸福。

  我故意侧过身子,想躲开她的视线,可终究失败了。她穿过车水,穿过人流,她给我个大大的拥抱,她说:“洛远,好久不见。”

  彼时的芷倩目光柔软,笑靥如花,举止优雅。漂亮的卷发更衬出了婴儿肥褪去后的小尖下巴,大大的蝙蝠衫也遮不住那玲珑的身段。

  我突然就那么不可抑制得捂着脸蹲在大马路上嚎啕大哭起来,我顾不上形象,顾不上来往投来异样眼光的人群,顾不上一直站在芷倩身后的方如川,甚至顾不上已经红了眼眶的芷倩。我只知道,我的左心房很疼,真的很疼。

  和芷倩相识是在大一新生报到那天。作为大二学长的我早就期盼这么一天了,要知道我们这一届看得过去的女生都被上一届学长挑的所剩无几了,艰难挨过一年单身生活的我当然不甘就此寂寞下去。所以那天一大早我便殷勤得出现在学校门口,专挑美女学妹下手。

  我发誓那时的芷倩并不是我的菜,虽然很可爱,笑起来很甜,但是我洛远的梦中情人是像林志玲那样骨感又楚楚可怜的女生。可是我好得也是一心地善良的好好青年,看到芷倩一小女生拖着个箱子,背着个大包,还提着一个大包走两步歇半天的,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于是我就想着火速将她送回宿舍再来守株待兔。

  谁知这一送,就送了三年。

  那天,我把她送到宿舍我才知道原来现实中真的有像袁湘琴那样的女生,可悲的是她比袁湘琴还极品,更可悲的是被我给遇上了。

  那天,我就跟上辈子欠她的一样。她坐在凳子上啃苹果,我就像她妈妈一样给她挂帐子,套被套,铺床,擦桌子,就差没帮她洗衣服了。等我帮她一一料理好后,学妹都来的差不多了。在我为又将迎来一年寂寞单生生活时,这位极品学妹追了出来。

  她冲我笑得一脸谄媚,她说:“那个学长,我想请你吃饭。”我本想拒绝,谁知她接着说:“可是我没钱了,你可不可以带着我一起吃。”

  那一刹那,我听到了电闪雷鸣的声音,这是什么世道?现在的学妹都这么生猛吗?

  那天,我终究还是带她去吃了火锅。我忘了问她能不能吃辣,就照着平常点了份麻辣锅底。谁料这姑娘非但不能吃辣,还是那种碰不得辣的。刚吃几口,她的小脸辣的通红,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我看着觉得不对劲,可是看她没反应,我就没说什么。熟料,下一秒,这位姑娘再次发挥极品特性,竟活生生倒在了我对面。

  当时我吓得那个叫魂飞魄散,我差点就揪着老板问他是不是在菜里下了毒了。所幸极品在打了点滴后安全苏醒,那一刻我有说不上来的感动。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10点多钟了,学校这一片已经没有人什么车了。我背着她从一个路灯下走到另一个路灯下。她趴在我背上一动不动,我又怕她突然又不行了,所以一会就找话和她说。

  “哎,你怎么这么不能吃辣啊?”

  “天生的”

  “神经,看你样子不像没钱家小孩啊,怎么连饭钱都没有呢?”

  “我要存钱养男人呢?”

  “就你?男人养你差不多。”

  “那你养我吧?”“做梦。”

  “难道你不是男人啊。”

  “你。。。。。。”

  后来我才知道,她不能吃辣是因为小时候生病切掉来了部分胃,所以对饮食很挑剔。她什么都不会做是因为她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娇生惯养长大的。她没钱吃饭是因为赌气离家出走,除了车票,分文不带。

  这就是我和芷倩的相识,有些乌龙,可如今却是我最美的回忆。

  大抵第一天第一眼,我的心底已经种下了她的眉眼,只是那时候的我,太过年轻,不知道爱。但真正明白那一天,还多亏了极品姑娘的极品。

  我见过多管闲事的人,譬如我,从送她去宿舍就可以体现。但是我没见过多管闲事从伪乞丐身上体现的极品,那就是叶芷倩。

  接到芷倩电话是常事,因为一点芝麻大的事她都习惯来骚扰我。可是接到她哭着打电话给我还是第一次,潜意识告诉我她出事了。

  等我赶到现场时,好多人都围着她和一个坐在地上的乞丐老头。那老头指着她骂骂咧咧的,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对她指指点点,她就那么傻傻的突兀的站在那,眼里噙满泪水,双手紧紧捏着衣角。

  我忙挤进去拉住她:“怎么回事?”她什么都没说,就哇的一声哭着抱住了我。我瞬间头大。

  听围观的人群七嘴八舌的说了半天我才明白整件事的过程,那乞丐老头说他跟芷倩要钱,芷倩不但不给,还洒了他吃心脏病的药,并把他推倒在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看芷倩单纯好骗,想讹诈她。看到魁梧健壮的我来后,就心虚得打着哈哈逃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并肩走着,我数落着她

  “到底怎么回事?”“我在等车,他突然来跟我要钱。我就问他你没有子女吗?”

  “人家有没有子女关你什么事啊。”

  “不是,我是想说有子女为什么不供养他,还让他一把年纪出来乞讨,如果没有我就给他钱了。”

  “我真服了你了,后来呢?”“后来他说他有心脏病,出来讨点钱买药吃,还把药给我看了,谁知到我一碰到药他就自己打翻了,又故意跌坐在地上。”

  “谢天谢地,他给你看的药不是迷药,不然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我说你怎么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啊,你从哪来的啊。。。”

  “我如果真丢了你会不会担心?”她突然打断我的话。

  “我跟你说正事呢,下次再这样。。。”

  “我说的就是正事啊。”

  我转过头,不理她,其实心底早有声音在呐喊,会的,会的。等我转过头想告诉她时,方如川出现了。

他追了上来,将芷倩那印有皮卡丘的大大的背包递过来,一脸笑意:“被吓得不轻吧,连包都忘了拿?”

  芷倩这才如梦初醒,一口一个感谢,一直目送人家的背影变成一个小点。我彻底崩溃:“叶芷倩,你能不能做一次靠谱的事情!”

  后来,我们的生命中又增加了两个人,一个就是方如川,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和芷倩同系不同班。还有一个就是苏然。

  这里要好好介绍一下苏然,这个我曾经爱到骨子里最后也恨到不可理喻的女人。我们一起长大,她大我两岁,但苏然是一个和妈妈一起生活的单亲家庭的小孩。苏妈妈要忙于生计,根本无暇顾及她。所以苏然坚强,有主见,有个性,甚至有些偏执。高中毕业后就辍学在社会上混,但凭借漂亮的容貌和不俗的才干性格,很快就混得风生水起。

  苏然在我们学校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自从她搬来后,我们三常常去蹭饭,最高兴的就是芷倩,因为苏然的厨艺很对她的胃口。可是我常常找各种理由一个人去,我喜欢看苏然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喜欢看她笑着往我碗里夹菜的样子,喜欢她说:“洛远,多吃点,你太瘦了。”

  平安夜那天,苏然喊我们三个过去吃火锅。一时激动,我还搬了箱啤酒过去。谁知芷倩一杯就醉,酒品还不好,开始胡乱说起了话。

  “洛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苏然姐。第一次看到苏然姐我就知道了,你看她的眼神跟看我的不一样。。。。”

  我吓得连忙跑过去捂她的嘴,谁知到她狠狠咬了我一口,我吃痛松开她。她突然跑到苏然面前,睁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

  “苏然姐,你喜不喜欢洛远呢?他真的很好,很好,你如果喜欢我祝福你们,我也想喜欢呢,可是他不喜欢我。。”

  说着说着,这傻丫头居然哭了起来。我突然很心疼,可是我也很尴尬很纠结,我局促的望了望苏然。她依然一脸淡然,似乎跟她没有关系。于此同时,方如川已经背起芷倩走了。那顿饭,被芷倩闹得不欢而散。

  从那晚之后,我便开始躲着苏然,也躲着芷倩。她给我打电话,我不接。她给我发信息,我不回。好几次在学校碰到她和方如川迎面而来,我假装没看见,低头匆匆而过,但好几次我的余光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不是不想见她,我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怎么回应她。我不想伤害她,可是我又不知道是否该给她承诺,苏然的笑靥又时常在我脑海里闪烁,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我没想到,苏然会主动来找我。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看到苏然哭。被苏妈妈责骂赶出家门在外面冻了一夜,她没有哭。被别人指着骂野种她没哭。在学校被老师以不服管教退学没有哭。可是这一次,她却在我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她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芷倩才配和你在一起,可是我真的很爱你,我怕她抢走你,她的爱那么张扬,我好怕,真的好怕。我想了很多天,越想越怕,我的自尊和骄傲都不要了,我只要你。”

  说实话,那一刻我既心疼又感动,还有点兴奋,她毕竟是我心底深处藏着的人,我那么爱她,却不敢昭然于世,可是有那么一刹那,我却想到了叶芷倩。

  但是我们毕竟还是在一起了,我也搬去和苏然住了,和芷倩的交集更是少之又少,有时看到方如川帮她背着包,两人肩并肩走在校园内。看得出方如川很喜欢她,我只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这个极品。

  可是我没想到,芷倩会因为我和苏然在一起而对苏然大打出手。我赶到时,芷倩的巴掌正好落在苏然脸上。苏然梨花带雨:“芷倩,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我真的喜欢洛远啊。”

  芷倩想说什么,我一下子抓住她的胳膊。我满肚子是火,我不知道那个傻傻的单纯的叶芷倩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想到这我就忍不住对她吼。

  “你干什么?得不到就拿别人出气啊,是我提出来和苏然在一起的,你要不要也打我一巴掌?”

  “不是的。。。”“不是什么?你以为我眼瞎啊,叶芷倩,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在你心里,我真的就这么不堪吗?”我记得那一刻她的眼里充斥着满满的泪水,但是她却死命咬着嘴唇不让它掉下来。她就那么仰着头看着我,我突然就安静下来。

  苏然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替芷倩说话:“你误会芷倩了。。”

  “不用你装好人!”芷倩打断苏然的话,

  我的怒火一下子又冒了上来。我甩来她的手,对她说:“滚,现在就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这样子,永远。”

  她也不动,依旧那么看着我,半晌咬着嘴唇说:“洛远,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的样子?”

  我几乎咆哮得对她吼了一个“是”,便拉着苏然转身就走,我受不了她那么看着我。

  她突然追上来拉着我的胳膊开始嚎啕大哭,她不停得说:“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不是这样子的。。。。”

  我甩开她的胳膊,她跌坐在地上,我想过去拉她,可是一看到苏然红肿的脸,我决绝的走了。

  她在背后冲我们喊:“如果我变成你喜欢的模样,你能不能不要讨厌我?”

  那一刻,我身体某部位突然很疼很疼。

  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叶芷倩。方如川倒是来找过我,我们好好得打了一架。打过之后他给我看了芷倩出国前给他发的短信:“连他也开始讨厌我,我的世界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才知道,原来,芷倩的爸爸和苏然的妈妈好上了。而苏然偏执得认为是芷倩的爸爸抢走了她唯一的亲人妈妈。她便想到报复芷倩的爸爸,他抢走她最爱的人,她就抢走他女儿最爱的人,殊不知芷倩失去的更多,包括一个完整的家。

  那天,得知苏然是为了报复她爸爸才和我在一起的,芷倩一时气不过才打了苏然,恰巧就被我看见,如果我对她多一点耐心,多一点信任,就不会如此伤害她。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找到苏然的,我想过很多骂他的话,但是见到她后,我突然觉得好累,好累,累到我不想和她说一句话。

  我收拾着东西准备搬回学校,苏然就那么倚在门框上,她说:“洛远,我发现我真的爱上你了。”

  我转身,对她微笑,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有多苍白。

  “对不起,我爱叶芷倩。”

  不多久方如川也出了国,去了有着芷倩的那个国度。他毕竟是爱芷倩的。

  两年后,当年那个极品姑娘叶芷倩站在我面前,她说:“我已经变成了你喜欢的模样,你还讨厌我吗?”

  我蹲在地上哭得那么不可抑制,傻瓜,爱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讨厌你,只是我还配吗?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