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现金赌注
来源:网上转载

那一年春夏交接的季节,我处在初恋失败的痛苦中。郑州多雨,一天到晚天气阴霾,我的自信在那个男人弃我而去之时荡然无存。

  我一次一次地等在那个男人公寓的楼下,我尾随他到他家门口,我在他的公寓里宽衣解带。

  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我在他眼睛里看到厌弃的神色,我知道我的所有挽留都变成一种姿势。

  自从那男人厌弃了我,我就变成了一个世故女子。我不再轻易地动感情,不再相信爱情。

  我换了工作,在一家药业公司做销售。因为业绩突出,很快地被提拔为销售总监。

  我为自己买了房,买了车。比起曾经为那男人死守在出租屋里的日子,我的确风光了许多。

  但我自己知道,我的心变成了一个空洞,纵使赚再多的钱,也无法填满。

  就在我努力调节自己的时候,我接到了那个男人的电话。我固执地把他称为那个男人而不提他的名字,是因为我觉得他是我的耻辱。

  安妮宝贝说过的那句:“所谓伤口,不过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我痛恨自己曾经那么低格地挽留过他,我至今无法忘记他的眼神。而那眼神成为我心头的利刺,每每想起,便如坐针毡。

  是他想回头了,可是爱情若是有回头路可以走,人这种贱骨头怎么会知道这世界上“珍惜”两个字怎么写?

  我有爱情洁癖,无法接受一个人从一个人的怀抱很快地辗转到另一个人的怀抱再辗转回来。我已经不再爱他了。

  可是,我抵挡不住他的纠缠。他像我纠缠他一样,总是等在我住的公寓外面,总是不停地打电话和发短信给我,总是想让我身边所有的人知道,他仍是我的男人。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被一个不爱的人纠缠,是一件痛苦的事。

  终于决定离开那个公司,是在和部门经理吵架以后。我们的部门经理是个36岁还没有嫁出去的女人。

  女人都是这样,过了30岁,越嫁不掉就越嫁不掉,这是没办法的事。可是跟着倒霉的不只是这个老女人公寓里的狗,还有是她下属的我们。

  我们必须要忍受她的歇斯底里的情绪化,直到有一天,她有一次把手里的文件夹丢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忍无可忍,把手里的纯净水兜头浇在那女人的脸上。

  那女人脸上的妆花掉了,我的心里涌现出一阵快感。当然,这公司呆不下去了,我主动请辞。

  没有再找工作,我靠着手里仅有的积蓄过着半无业游民的生活。换掉了工作,换掉了电话号码,为了节约开支,从高档的公寓里搬出来,住进了最平常的小区。

  我把职业套装都干洗干净收藏起来,用T恤、牛仔裤和棉布裙子取而代之。我在午夜听最喜欢的CD,给电台和杂志编辑写乐评,我深居简出。

  那个男人找不到我,从我生活中彻底消失了。我的生活安然而寂寞。有的时候寂寞会让人抓狂,这样的时候我就会跑到小酒吧去找不相干的人喝酒。

  因为不相干,所以肆无忌惮,永远在半醉半醒,半推半就之间。会有男人趁机占我便宜,我笑笑就算是默认了。

  我是心底有伤的人,对于心碎的人来说,身体就是个躯壳,无关紧要。我就愿意夜夜笙歌,千金买醉,因为自由,没有人能把我怎样。

  终于有一次,我又醉了酒,伏在吧台上一动不动。一个男人把我摇起来,对我说:“我们去开房好不好?”

  我点了点头,任由那个男人带我往酒吧外边走。这是我的第一次放纵,可是走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是另一个男人。

  他抓住我的手说:“走,跟我回家!”我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不认识。我不肯说话。不过是寻找一个陌生的温暖怀抱,谁带我回家,又有什么区别?

  开始拉我出去的男人可能以为这个人是我男朋友,就讪讪地走开了。

  我抬起眉毛问“接管”下我的男人:“你是谁?”

  那男人说,我是林。林,多么熟悉的名字,居然和我前任男朋友同名。

  “你为什么要拉住我?”我又接着问他。

  林说:“因为你醉了,一个人喝醉了往往容易很冲动地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如果你想放纵,等你清醒的时候再做。”

  “那你怎么知道我喝醉了?”我追问。

  “因为我已经关注你好久……”

  呵,我冷笑。在这种风月场所,用这么老土的伎俩认识女孩子,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是我在清醒之前仅有的意识。

  然后就真的醉倒在这个陌生的怀抱里。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戴整齐,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如果不是因为宿醉而头晕,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昨夜的酒醉。

  这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的房间,全部家具都是简洁的黑白色调,典雅、精致而有品位。沙发上睡着的是那个叫林的男人。

  他是柳下惠,果真坐怀不乱。我走过去摇醒他:“喂,昨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

  他睁大眼睛看我:“是的,昨天没发生。但是现在,一切都要发生了……”他把我揽在怀里吻我。我承认我是一个贪恋任何温暖的女人。

  那天,我很清醒,我把自己给了他。事后虽然后悔,但是事已至此不想再深入地想下去,就当它是一场春梦吧--事如春梦了无痕。

  我以为一切都会像所有的一夜情一样,天亮以后说分手。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是我在一个月以后应聘的那家公司的销售总监。

  去公司应聘,是因我的经济捉襟见肘,出现了财务危机。

我浏览了郑州所有的招聘专栏,终于找到一家适合我的公司。投了简历,笔试、初试。

进入复试阶段的时候,我越发自信从容,却在座位上坐定了抬头看面前主考官们的时候遇见了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眸,正用探究的眼光看着我。

  我的心里电光火石般地搜索,想起了他就是我一夜情的男主角。因而阵脚大乱,所问非所答。

  不过我还是被录用了,在我彻底绝望的时候,接到了公司声音甜美的行政小姐通知我上班的电话。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为了那不菲的薪水接受了聘请。

  开始一周,一切相安无事。每次走过林身边的时候,我都会战战兢兢地想,他会不会忽然叫住我,对我提起那件很尴尬的事情。

  不过这样的情况终究没有发生,于是我又想,也许他玩这种onenight love太多了,所以不记得他生命里曾经出现过一个我。

  可是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情不自禁地观察他,从各个方面旁敲侧击地了解所有他的情况。

  同部门的同事告诉我说,林有一个老婆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他们是大学同学,相濡以沫了很多年……

  渐渐地我发现我爱上了林,那种感觉无法言说。但是因为是在同一个公司里,林又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再加上我和他曾经有过一夜情的经历,除了压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直到去年春节前夕,因为公司销售任务完成得出色,老总带领全体员工为销售部门摆庆功宴那天,我又喝得有些醉,公司的一个对我有些好感的男同事自告奋勇地要送我回家。

  走到门口的时候,林又出现了。他拦下了那个男同事说:“你喝得也有点多了,我送小优回去吧。”

  男同事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我跌跌撞撞地跟着林,进了他那辆没有什么创意的白色别克车。

  车像箭一样飞驰出去,停在一个红绿灯前。那时我因为醉酒,正在闭目养神,我感觉到一个手指抚摩上了我的嘴唇,有一种麻麻的感觉,我没有挣扎。

  再一次红绿灯的时候,林的手与我的手十指相扣,我们都没有说话,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感觉。车停在我家楼下。

  林很自然地锁了车门,随我进了房间。我没有拒绝他,或者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个男人对我来说有些危险,但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们接吻,一起洗澡,做爱。我在林的怀抱中睡去。可能因为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感觉已经不再陌生。但是我们谁都没有提起我们曾经在酒吧遇见过……

  第二天,林和我一前一后走进公司的办公大楼。林镇定如常,我却感觉到公司里的气氛有些异样,也许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我的心境不同罢了。

  因为我和林的秘密,我的心里有一些小小的得意和欢喜,我很想把这种快乐告诉别人,但是我不能。

  我必须守口如瓶。早晨临出发的时候,林告诫过我,公司里党派林立,一不小心就被人下了黑手,所以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一定得少安毋躁,从长计议。

  我听了林的话,在公司里与他形同陌路。只有当他在某个夜晚出现在我的房子里的时候,我才会感到他并不遥远。

  我从来没有过要破坏他的家庭的意思,经历过感情失败,我对婚姻早就失去信心,我不打算结婚。

  林也从未曾给我任何承诺,我只希望能够在林身边,能够在某个时刻,拥有他的全部关注和爱意,已经足够。

  林是个体贴的男人,他从没有问过我的过去,对自己的妻儿也不会过多提起。我感到幸福悠长,恨不能一夜之间白头。

  人都是贪心的,拥有的时候总是奢望天长地久。可是这种奢望很快就化成泡影。这是一个巧合。

  我在郑州只有一个死党,是我从小长到大一直在一起的朋友。因为失恋,很长时间没有联系过她,直到林的出现抚平了我曾经的伤口,我又开始和她联系了。

  那天,她忽然打电话告诉我说,她们单位体检,在做妇科检查的时候发现有很严重的妇科问题,她想让我陪着她去另一家医院重新检查,我答应了。

  然后,我在妇科,确切地说是在妇产科附近看见了林。他没看见我,他正专注地从护士手里把一个女孩子的手接过来。

  离得不远,护士小姐还殷殷地嘱咐着:“刚做完手术不能劳累,不能着凉,要安心静养。”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者是怀疑自己看错了,就又仔细地看了看。那一刻我甚至自欺欺人地想着,也许这个女孩子是他的妹妹也不一定……

  就在我还在自我蒙蔽的时候,我又清楚地听见了那个女孩子嗲嗲的声音喊着:老公……

  那一刹那,我感觉五雷轰顶。也是这时,林看见了我。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等着他走过来给我个解释,可是他的眼睛漠然地从我的脸上扫过,仿佛从来不曾见过我。

  等我从呆若木鸡状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见林的那辆白色别克缓缓驶出医院。

  我等待林给我一个解释,那一夜我彻夜未眠。我不停地拨着林的电话,永远地听着那个漠然的女声: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过去了,林仍然没有去公司上班。我实在忍不住去了人事处,得到的消息是,林已经办理了辞职手续。可是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不过我知道林的家住在哪里。我整天整天地守在他的家门口,终于在一天等到了他,那个时候我已经骨瘦如柴。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有一双冷漠的看透风景的眼睛,直到又一次看见林,我的眼泪流了下来。

  林有看了看我说:“你怎么来了?”

  我说:“你欠我一个解释。”

  林说:“什么解释,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我哑口无言。他的确没有给过我任何承诺,我的确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沉默了一会儿,我又说:“可是我爱你。”

  “爱?你从酒吧认识我的时候,就已经爱我了吧!”

  我又一次无语,而且无地自容。原来他一直记得,原来他从来不曾忘记,原来他的这句话一直等在这里……

  我和林的感情,说到这里已经是一个句号了。但我仍是后悔,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和林不是因为在酒吧认识,而是工作伙伴关系,我们之间的结果会不会不同?

  我没有再纠缠,因为我知道我可以选择继续爱他,但我不能以我爱他为理由反过来要求他爱我。

  女人的确是感情动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对你青眼有加,只有你爱的人给你白眼,这是世界上最悲哀的事。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